揭秘微信裡的暴力色情流

透過 揭秘微信裡的暴力色情流 –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

▲「中國人的錢是騙不完的」,受訪的 Y 姓人士表示

本文來自合作媒體虎嗅網,作者 WeMedia 研究院,INSIDE 授權轉載。文中許多用語與場景皆為中國用法,為呈現原汁原味,讓讀者瞭解中國的互聯網產業發展,本文不刻意編輯為台灣用語。

閱讀文章之前,先用 130 秒瀏覽一段真實視頻。

「中國人的錢是騙不完的」,坐在我面前的 Y 姓人士對我說,笑了笑後停頓片刻。

「只要你搖一搖,80%搖到的美女頭像都是我操控的。」Y 語調上揚。

Y 是一個微信生態中的灰色產業鏈中不能具名的神秘人士。在走訪這些人的過程中,除了驚訝於民間智慧強大的生命力外,也悲哀於這一場浩浩蕩蕩的金錢與人性之爭。

當科技開始解構社會結構時,我們喜歡用「人性回歸」的美好來粉飾。但陽光背後總是陰影,人性自然有罪惡——傲慢、妒忌、暴怒、懶惰、貪婪、貪食、色慾成為投機者生存的縫隙,粘稠細膩的陰暗面則成為商業源源不斷的來路。

性與暴力——人的所有動機都來自於性的衝動

「佛洛伊德說人的所有動機都來自於性的衝動」,張小龍在接受博客天下採訪時說到。從全民「打飛機」、「搖一搖」最初版本的裸體雕塑大衛、最終的福槍上膛聲、屏幕花朵的一開一合,原始慾望的微妙把握成就了微信,同樣也吸引了大量嗅覺靈敏的鑽營者。

2013 年微信公眾平台剛剛出爐,「美女」、「絲襪」、「性」、「誘惑」等暗示類關鍵詞被大量搶注,成功截取大批流量。隨著微信公眾平台的安全動作頻頻,流量入口從微信公眾平台遷移至搖一搖、漂流瓶、附近的人、朋友圈。

戰場的轉變,意味著流量收割機們邁過了「人與帳號」,進一步開始攻佔「人與人」的社交城池。

在行業內,利用「色情+社交」轉化而來的粉絲被稱為「色粉」(S 粉),通過其轉化的流量稱為「色流」(S 流),站街軟件、引流軟件、自動搖一搖、自動打招呼等模擬軟件(通過美女誘惑的頭像,吸引人將其添加至個人微信)成為火爆一時的黑市交易軟件。

微信自然不允許這種形態出現。「所以現在更新了玩法」,坐在我面前的 Y 先生不急不慢得拿出手機,給我們看了產品視頻,「現在我們都是真實機器在跑。我每天 10000 台機器同時在跑,每台機組 10 個號在跑。每日流量在 1000W,5%轉化到添加個人微信號。」

前有騙不完的引流人群,後有源源不斷的變現方式,平台方建築高牆以防群狼入侵,但狼多肉少,在利益的驅逐下,大量蠶食者前僕後繼湧入。「只要你搖一搖,80%搖到的美女頭像都是我操控的」,Y 語調上揚。

不同於粗暴的朋友圈引流,S 採取的則是公眾帳號引流。這位研究 S 流多年的老司機是「財神大咖會」的分享嘉賓,《各種 bao 力 se 流變現玩法,日賺 1000+》是他的分享主題。

他將養殖帳號的流程分為:淘寶購買公眾號→公眾號更名為「租我」、「約我」等誘惑類名稱→用假資料完善公眾號內容→底部留下工作微信號→開始朋友圈引流。

▲來自 S 的分享截圖

「咱們做女號朋友圈,發 40 條狀態就夠了。第一條一定要寫:’不要再加之前號了,之前號加滿了’。第 2 條到 40 條還原朋友圈,發發日常照即可。」S 正在用語音分享套路。

有趣的是,群內成員多為男性。幾天過後,大批揣摩男性心理、深諳撩人之技的「女號」集體出動,18-30 歲左右的男性是他們的獵物。

▲來自 S 的培訓截圖

引流完畢後,變現的方式不外乎以下 3 種:

1、套路紅包

W 姓是群裡的一位學員。在實踐中,他認為求打賞、咨詢費等都是體力活,吃力不討好,不如直接進入高端群,例如跑車群、賭博群。

「我的朋友用貸款買了一輛保時捷。天天在朋友圈曬各種美女香車圖,然後被拉入了跑車群、土豪群,結果搶了一個月紅包,就把保時捷的錢給搶回來了。」

▲一晚上搶紅包的真實戰況,4 個號收入 38000 元

2、男女交友平台打賞+咨詢費

「跟你聊天的都是機器人」,據 W 所說,這個套路就跟直播平台的機器人刷單一樣。

3、出售淫穢視頻

冒著政策風險頂風作案,這類投機者更追求變現效率:力求百發百中。為了保證轉化率,他們在源頭就開始控制——引流的精准及有效性。因此,他們更偏好「熱點+色情」貼近潛在人群。

「車展前流露出來的模特名單、三圍、微信 ID 號之類的文章都是假的」,W 說到此處身體略微前傾,「我們把這些人誘導過來,再誘導他們買各種視頻。」

▲熱點是他們的慣用套路

更有甚者,下載女主播的熱舞直播視頻後,利用視頻前的靜幀畫面,統一替換為性感撩人的封面,通過微信、陌陌等社交平台以「XX 明星、紅人 XX 視頻被曝光」為噱頭,吸引粉絲付費觀看,以 28 元包月出售,日流水 400 萬,而付出的成本僅為渠道成本。

在被問及是否擔心被封號時,彼此交集甚少的 W 先生、Y 先生表示了同一個意思——「封不完的」。

貪婪逐利——一旦為利益而爭,人類的貪婪就像毒藥一樣在血液擴散

「100%中獎!浪琴手錶隨你拿」、「一毛錢搶購面膜」,大紅色字體密集排列、感嘆號緊跟其後、誇張數字層層疊加……這是一種迅速佔領用戶心智的方法。「地下」是肆意流動的貪婪,「地上」則以感恩福利偽裝。

▲截圖來源於《暴力的誘惑》,專門傳授各種社交平台的變現法則

不同於 S 流吸引的目標人群,這種方法的目標人群則聚焦在三四線城市、年齡在 40-50 歲左右的大爺大媽。

在「一毛錢搶購面膜」的活動中,用戶通過微信下單,支付 1 毛錢後再支付郵費 20 元即可搶購售價 198 元的面膜。在這場活動中,面膜是三無產品,成本幾乎為零,而 F 先生(主策劃人)則通過物流差價謀取利潤(快遞成本 8 元),一天售賣了 3000 單。

這與當時轟動一時的「浪琴手錶」如出一轍。關注帳號可以獲得 3 次大轉盤抽獎機會,獎品包括蘋果筆記本、浪琴手錶、謝謝參與等,前 2 次機會均為謝謝惠顧,最後一定是浪琴手錶。中獎後,用戶只需支付運費 49 元即可獲得產品。

「當然了,浪琴手錶是淘的 9.9 元假表。這是行業里公開的秘密,我們只是利用了人們愛佔小便宜的心態,賺了物流差價」,Y 先生說。

在這條遊戲鏈中,文案、時機、產品、規則環環相扣、缺一不可。文案可以拷貝、時機可以選擇,但規則和產品則是刺激利益的關鍵因素。

在產品選擇方面,首先他們在淘寶選擇使用頻次高、決策力度弱的產品,例如自拍桿、鴨蛋、棉鞋、毛絨玩具等,售價在 9.8 元-19.8 包郵之間。其次,通過淘客軟件找到大量高傭金產品,有的傭金甚至高達 90%。

▲通過淘客軟件進行購買的高傭金產品

規則設置往往分為 2 種,一類是像「一毛錢搶購面膜」、「浪琴手錶」活動,通過抽獎、搶購等方式賺取物流差價。一類是免費贈送產品的活動,即讓 5-15 個好友關注微信號後即可免費拿到產品,以此漲粉。

▲免費領取贈品示例

「經過測試,漲粉效果從剛開始的幾千到最高峰的一天 2、3 萬粉絲。我設置的推廣規則是 15 人關注送一個禮品。禮品成本才 5 毛錢。也就是說一個粉絲 3 分錢左右。」在線上流量成本高昂的如今,即使冒著封號的風險,仍有投機者在活躍。

不管是賺差價還是漲粉,這兩類活動規則還有一個共性:需要用戶填寫姓名、電話、聯繫地址等個人信息。在獲取數據後,賣家可以在網上公開銷售數據或者流入黑市二次交易。一旦個人信息被不法分子利用,輕則是大量的垃圾短信或垃圾電話騷擾,重則會對個人的生命安全構成威脅。

▲QQ 群搜索「買賣快遞單號」出現幾十個活躍的群

在採訪最後,我問:「先不說微信規則,這種行為不會被用戶舉報嗎?」

「在浪琴手錶活動時,用戶沒有因為假錶投訴,而是廠家不按時發貨去舉報」,Y 先生眨了眨眼睛,「因為太火了打包不過來,供不應求。」

萬物皆有裂痕——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

由於微信的封閉和安全政策的不斷升級,相對於整個中國互聯網地下產業鏈,微信灰色產業只是九牛一毛。不同於內容創業風起時,這種「草根玩法」往往真實還原了人性本貌——動物性的沈痾時常發作。

在走訪過程中,我見到了大量無法書寫的生意經和不能具名的人士。他們每天游走在金錢、人性、政策之間,前一秒還在為日進鬥金興奮,後一秒被問及是否願意洗白時,大多數選擇了沈默。

當他們還在以「野蠻人」自居,這場發根於人性的遊戲,就不會停。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