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杯咖啡一份公義

早前金句王一個crossover的咖啡廣告歌唱到街知巷聞,的確,咖啡是一種生活品味的態度,甚至財爺都講過,飲咖啡係中產代表。無疑,唔少年輕人都覺得做咖啡師好型,沖出一杯靚咖啡,就好似畫出一幅藝術品一樣。不過,創業除了講錢講型,仲可以有更遠大理想,就好似80後的Jan,現職為一名咖啡師,同時亦是公平貿易咖啡豆品牌的香港獨家代理。可以說,他沖出的每一杯咖啡,不止是拉花藝術,更是對一份公義的追求。

Jan代理的公平貿易咖啡豆品牌「生態綠」會遠赴南美洲及非洲多個國家採購,再將咖啡豆運回台灣當地進行烘焙,絕對有質素保證。

所謂公平貿易(fair trade),其核心目標在於「停止對於第三世界生產者的剝削」,尊敬生產者與土地、降低環境破壞、讓消費者有意識的選擇有價值的產品,都是公平貿易的價值。在英國,公平貿易認證的商品已經超過四千種,但對於一切「錢行先」的香港,為何Jan會選擇一邊做咖啡師,同時一邊搞自己代理公平貿易咖啡豆生意?「我本身是讀環保科學出身,畢業後做過食環署及小童群益會,雖然準時返工sharp放工的確係好穩定,但漸漸我發現呢種生活模式,原來會令自己無晒靈魂,咁啱自己又鍾意咖啡,所以之後申請左working holiday到澳洲學習點沖咖啡,返來後就決定要做咖啡師。」

公平貿易改善經濟資源分配

咖啡師的工作朝十晚七,一邊打工一邊創業的確辛苦,為何Jan要做代理公平貿易咖啡豆的事業?「果時我在小童群益會的工作,主要負責推動環保教育,在一次資料搜集時發現,目前經濟主流其實衍生了不少問題,例如極端氣候對地球生態,甚至經濟資源分配都造成唔少負面影響,所以我相信fair trade的確或有助改善全球資源平均分配情況。另外,仲有一個原因,就係香港愈開愈多café,但係有乜可以增加競爭優勢?鬥環境?結果就是捱貴租;鬥產品?買好靚的高級咖啡豆,結果又係增加成本。其實咖啡豆本身就係一個期貨市場,傳統上係庄家玩晒;但透過公平貿易,農民可以得到合理的回報,從而改善整體社區生活。我自己睇法係,香港人追求公義亦有愛心,如果你飲的一杯咖啡,背後原來係可以幫助平衡扭曲的霸權市場,我相信香港人會好樂意支持呢件事。」

據悉,目前他代理的公平貿易咖啡豆品牌是台灣供應商的龍頭。「其實去澳洲學師前,我已有聽聞過呢個品牌,果時一次機會結識到創辦人,我大膽要求想做佢地香港獨家代理,可能他與我傾談間知道,我同佢都有著同一信念,就是透過推動fair trade去令世界變得更公平,所以佢真係冇收任何代理費用,就比我在香港地區行駛代理權,亦唔需要我跑數。」

推銷食檸檬 被人挑機

創業,從來都講passion;直接講,即是你為了自己事業可以去到幾盡。「由於最初冇錢做大型推廣宣傳,我真係試過逐間咖啡店敲門,但做生意你懂的,即使說服到經理或咖啡師buy我隻咖啡豆,但老闆角度『成本永遠是對的』,所以我都食過唔少檸檬。事實上,我更試過比人『挑機』,記得在一年代理權完結後要renewal之前,有人走來話有興趣同我一齊夾,但後來他又話我,如果代理搞得出色,點解仲要打工?我知道他後來自己走去搵台灣創辦人傾,不過台灣方面希望總代理是一個長期合作關係,所以最後冇理到佢。」

目前,Jan代理公平貿易咖啡豆已年半,其產品主要有幾個銷售渠道,分別是地攤擺檔、網購、實體店上架,以及個別銷售給實體咖啡店老闆。「地攤擺檔是創業初期的主要銷售渠道,後來認識了一個網購平台,他們介紹我將產品『上架』於他們網店,咁而家網購愈來愈盛行,做落去反應係愈來愈好,除了一般客戶會購買,教協及突破書廊都有主動搵我,要求將貨品擺放他們該處發售,這亦無形中為我代理的產品擴大了線下潛在客戶的接觸層面。至於實體咖啡店方面,可能有些老闆們開始意識到公平貿易咖啡豆的市場價值及賣點,情況比起昔日食檸檬時代已大大改善,首先經朋友介紹下,有一間café 老闆向我要貨,近期更由一個月一次order增加到一星期一次order;更教我開心的是,近期同時有幾間café 老闆主動找我洽談合作事宜。」問到主要收益來源,Jan坦言目前是以網購為主,但由於他毋須任何代理費,所以基本上是賣一件賺一件。

矢志提升咖啡師專業

問到未來發展,Jan就話,他希望推動的不止是公平貿易咖啡豆,更希望推動整體咖啡師的專業地位及待遇。「如果你問我夢想,我有兩個,第一個當然係要更多人認識公平貿易咖啡豆,甚至係公平貿易呢種商業模式,它其實不是慈善;相反,它真係一種商業模式,只是這種商業模式旨於『停止剝削』,令世界變得更公平。咁第一步我都會先做好代理產品,始終網購是不可逆轉的消費模式,所以我會深化目前o2o的平台,同時,亦會善用fb社交媒體的擴散能力,希望愈來愈多香港人認識呢個品牌。至於第二個夢想,就係希望可以咖啡師可以得到更好的待遇,我自己入行4年,好記得新入行果時人工約11,000蚊,但睇番今日新人入行都係12,000蚊起薪點!其實咖啡店愈開愈多,人才需求愈來愈大,但待遇卻追不上市場發展;我希望透過致力推廣公平質易理念,可以將香港咖啡文化推高一個層次,你飲的不止是一種味道,更是一份公義!我相信,當人人都理解這份信念,咖啡師這份職業其實比想像中更有意義,更專業。」

Jan指出,自己代理的公平貿易咖啡豆,其售價與咖啡豆只差數十元,但老闆們往往就是「少數怕長計」,這是自己經營初期的最大挑戰。

Startup小攻略

香港生活成本唔平,所以一直都有唔少像Jan呢類「半全職半創業」人士,到底又應如何分配時間?經營上又如何可以突圍而出?「其實創業都係講心態,好多人或者都會咁諗,既然我有一份穩定工作,創業就可慢慢來!錯了,其實正因你沒有了經濟考量,你更應效放膽去試!我始終認為,當你愈開放心態,你得到的可能愈多,就好似我當初大膽去主動接洽做總代理,結果就夢想成真了。」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